什麼是「思辨」?

在談論思辨教育之前,我們先要定義什麼叫做「思辨」,思辨顧名思義,就是思考與辨析,是相對客觀、理性的針對事物展開思考,並且具有批判性的思維,能夠因應情境而塑造出不同的思維向度與框架。

思辨可以應用在許多地方,包括:學術研究、媒體識讀、專案製作、議題探討等,甚至可以說,一個懂得思辨的人,思辨就是生活的一部分,已經不是刻意,而是一個習慣了,當然思辨習慣的養成與能力的培養不會是一時半刻,也不是渾然天成,所以在這篇文章當中,我們要來談及「思辨教育」。

我們為什麼需要思辨教育?

「思辨教育」在近幾年當中,常常被提出來討論在新課綱的改革上,也是不容小覷的一塊,但我們究竟為什麼需要推動思辨教育呢?

當今的世代資訊爆炸,而科技也發展急遽,社會變遷的速度與整個大環境的複雜程度,遠超出能夠想像、預料的範圍,我們更需要去解讀各類型的資訊才能夠在這個社會當中生存,於是思辨能力漸漸獲得了重視。

思辨的能力絕對不是與生俱來,關鍵就在於有沒有教育、學習、培養的過程,在人工智慧可以大幅取代勞力及一般技術性工作的時代趨勢之下,能夠勝出的關鍵點就在「創意」、「思維」與「情感」,思辨屬於思維的一環,因此思辨教育在面對新世代的能力培養上,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。

思辨教育在實務上的利與弊

當然,要提倡一個教育模式,勢必就要觀察在教育現場上的狀況,在國外,思辨教育以哲學議論的形式教學,並且融入考試範圍內,有一陣子也在國內掀起了不少的討論。

臺灣的教育現場,根據我自身的觀察,在以往的學制下,幾乎是完全不注重思辨教育的,而在108課綱開始推動之後,有了一部分的進展,教學端視課程內容,部分融入思辨能力的訓練,例如在公民課上分組討論社會議題、從國文課本的課文當中討論與撰寫看法等。

利處是融入現有學制的教學內容,在教師的備課方面比較類似延伸討論的概念進行,讓學生配合課程一起吸收,增加印象,也不會因此必須大幅修改原有課程,造成進度的困難。

而弊處則是學生尚未接受過系統化、邏輯化的思辨訓練,有時候在課程當中的「觀點討論」,難免變為盲從揣測「老師要的正確答案」,這樣的盲從揣測其實是考試導向教育的遺毒,學生過於習慣揣測老師的出題模式、老師喜歡的回答,很多時候也找不到、無法釐清自己的看法。

再者是學生的主動性不高,思辨是一個習慣也是能力,無論今天要培養什麼樣的習慣與能力,基本上都要具有主動與持久性,才能夠將它好好培養起來,而臺灣的教育現場,學生的重心依然擺在考試與升學,對於思辨能力這種在學制內不容易被重視的「抽象能力」就不怎麼在意,自然主動性也是較低的。

我認為一部分是沒有從初期教育(大約為國小階段),就帶入思辨能力的紮根,尤其是上述所說的思辨融入課程,幾乎都在高中端、大學端才開始,但個體會受到環境與自我的影響而形塑出思維框架,當這樣的思維框架形成,思辨教育要切入是相當困難的,若沒有一套完整且系統化的思辨邏輯教程,也很難以在思辨能力的培養上有突破。

在當今的教育現場當中觀察,要看到思辨教育的體現是困難的,要不就是礙於課程進度無法實行,要不就是學生動機不強烈,連帶教師的熱情也被澆熄,在這種情況下推動思辨教育,幾乎都是弊大於利。

臺灣思辨教育的展望與未來

臺灣的教育環境越來越往重視主動性、積極性與思辨、規劃、行動能力等軟實力的方向邁進,即使現今的升學管道大部分都依然是用考試指標來衡量的「硬實力」,但我們可以看到無論是在升學制度的改革,或者職場的選才上,思辨能力都逐漸被重視,這部分在近年來常常被討論的名校、名公司面試題目當中彰顯其價值。

也因此我們在教育體系當中的改革、突破,勢必要順應著時代的變化,成為一個必要性的措施,我認為改變是遲早的,雖然也不一定會有實質上的一堂「思辨課」,但有可能會有邏輯、思維、認知相關的培養,無論是獨立出來像國外的哲學課,抑或是融入教學內容,克服實務上的困難是指日可待的。

我們也同時期許在臺灣的教育環境之上,從初期的教育開始培育,學生的主動性能夠經過整個大環境的變動培養出來,也不再是盲目的在媒體上跟風,被動接受資訊,而是主動進行資訊的篩選與批判。

https://reurl.cc/KARooM
您喜歡 逸靈 的文章嗎? 在社群中追蹤!
Comments to: 談思辨教育:不易被重視卻重要的軟實力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Attach images - Only PNG, JPG, JPEG and GIF are supported.

歡迎來到Z星球

免費註冊帳號

注意:按下註冊後,請到信箱收取「設定密碼」的連結,才能設定密碼、註冊成功喔!